行業動態

至樂莫如讀書,讀書之趣

作者:佚名 發布時間:2022-01-07 13:47點擊:

書,有各式各樣的讀法,取決于對書懷有什么樣的期待。

有人說讀書無用,并言之鑿鑿“某某高中沒畢業,生意做得有模有樣”;有人篤信“書中自有黃金屋”,懸梁刺股不知熬白了多少頭發;有人呼吁城市需要書香,于鬧市中把書店“整容”成網紅打卡地……獨獨不見對書的真感情。大凡以書為手段的,書就成了“敲門磚”,沉重無比。包袱在身,讀書怎能不苦?功利在胸,精神又如何不枯?


微信圖片_20220107133050_副本.jpg

如果非要給讀書找個用處,借用一句網絡流行語——至少可以“拯救無趣的皮囊,讓有趣的靈魂歸位”。

“游戲圖書,寤寐其中?!边@是蘇轍追憶哥哥蘇軾所言。把讀書當作“游戲”,確切一些,是精神游戲,說白了,就是享受讀書帶來的無限情趣,這也是蘇家“祖傳”讀書法。樂趣,是最好的老師。幼年時的“二蘇”,和天下頑童一樣上墻爬屋玩泥巴,并非天生就會讀書。父親蘇洵自有“妙計”:二子玩耍嬉鬧,他卻在旁故作神秘地讀起《戰國策》,時而眉飛色舞,時而撫掌大笑。二子被其吸引后,他又故意把書合上,藏到書架上。兩兄弟對書籍產生強烈的好奇心,想方設法偷父親的書看。蘇軾曾言“我臥讀書牛不知”,就是對兒時沉迷讀書的生動詮釋。對書有了感情,就不會目的達到,束之高閣,扔到一邊去了,相反,會成為一種習慣——不讀書,便覺生活寡淡無味,甚至如黃庭堅所言“對鏡覺面目可憎,向人亦語言無味”。

書是精神山水。猶如旅行,有人不關注山水,或走馬觀花,或吃吃喝喝,全無韻趣。自然山水是有形的,精神山水則是另一番天地。對愛書人,一本書無異于打開一扇天窗。當然,人無完人,書亦如此。全然不要指望一本書不留存一點缺憾,古人講“盡信書不如無書”,其意是不要把書讀死了。做到這點并非易事。享受讀書,把書當作朋友,興趣來了可以相聚,興趣盡了各行其道,既能入書境與作者神游,又能超脫于書外不受羈絆。對此,明人吳從先發明一種讀書法——“每讀一冊,必配以他部,用以節其枯偏之情,調悲喜憤快,而各歸于適”,不同風格、不同觀點對照著讀,避免一葉障目、偏聽偏信,防止陷入書境而難以自拔。

“游戲”讀書,拋卻功利,滋養“詩和遠方”,“無用”最是“有用”。類似豐子愷的“絕緣說”,剪斷各種實用功利心,得到一種超然物外的審美情趣,提神于太虛而俯瞰萬物。又如赤子之心,兒童天真爛漫,但也有自己的看法和對事物的觀察,家長若總想用自己的想法去灌輸,就會“制造”老態龍鐘的兒童和少年博士,并沾沾自喜,美其名曰“神童”,法國啟蒙思想家盧梭說,這是最愚蠢的做法。

讀書亦然。讀忠烈傳正氣浩然,欲鼓瑟吹笙,慷慨以歌之;讀奸佞傳義憤填膺,必喝酒擊劍,悲號狂呼以消憤。此中滋味,唯有真讀書者才能體味。蘇軾正因讀書不止,才讓他始終保持一顆赤子之心。即便流放生活也因讀書而充實,“問汝平生功業,黃州惠州儋州”,試問擁有如此豁達心態者,千百年來有幾人?心靈的喜悅,思想的充實,才是萬古不朽的。

享受讀書之趣,這樣的生活和境界,真令人夢寐以求!


新聞資訊
相關產品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